地  址:杭州莫山南路868号
招  商:QQ-1303003121
招  商:QQ-1303003121
招  商:QQ-1303003121
前无古人 中国快把这片千年沙漠消灭了
作者:作者1    发布于:2018-11-10 09:51:42    文字:【】【】【
摘要:总面积约4.22万平方公里的毛乌素沙漠是中国四大沙地之一,也是京津地区重要的风沙源。 作家肖亦农写道:“毛乌素沙漠是人造沙漠,它是人类贪欲的儿子,成形不过上千年的历史。” 7万年前,中国人的祖先

总面积约4.22万平方公里的毛乌素沙漠是中国四大沙地之一,也是京津地区重要的风沙源。

作家肖亦农写道:“毛乌素沙漠是人造沙漠,它是人类贪欲的儿子,成形不过上千年的历史。”

7万年前,中国人的祖先河套人就生活在这片牛羊肥硕、水甜草美的土地上。在东晋时期,一代枭雄赫连勃勃被鄂尔多斯的美丽富饶折服。他在这里建立了匈奴大夏国,并定都于鄂尔多斯草原。

接下来是无休止的征战,农业和游牧这两大人类文明在这里交融冲撞。战争、滥垦、铁犁和铁蹄无情地践踏着鄂尔多斯草原,沃野变荒成沙,渐渐有了沙漠。

毛乌素沙漠最初如何形成已不可考,有研究认为形成于唐初,唐朝诗人许棠曾在此留下“茫茫沙漠广,渐远赫连城”的名句。

700多年前,鄂尔多斯虽有沙漠,但其美丽仍吸引了世界君王成吉思汗的目光,吟咏感叹中,他竟将手中伴随征战几十年的马鞭失落,并决定自己身后就葬在马鞭失落的地方——毛乌素沙漠中的甘德尔山。

眨眼间700余年过去了,成吉思汗钟爱的鄂尔多斯草原,一点一点地被沙漠无情地吞噬,成为一块千疮百孔的破抹布。

近三百年,万紫千红几与鄂尔多斯沙漠无关。春夏秋冬,满目枯黄。正应了西方哲人说过的一句话:人类大踏步地走过,身后留下了无尽的荒漠。

缺水、干旱,近代以来国家积贫积弱、战乱频仍,得不到有效治理的沙漠不断侵蚀陕西、宁夏一些邻近地区。名城古镇陕北榆林,曾被毛乌素沙漠逼得“三迁”。

面对沙漠的肆虐,严重威胁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新生的人民共和国开始了征服沙漠的创举!

1959年以来,人们大力兴建防风林带,引水拉沙,引洪淤地,开展了改造沙漠的巨大工程。到了21世纪初,已经有600多万亩沙地被治理,止沙生绿。80%的毛乌素沙漠得到治理,水土也不再流失,黄河的年输沙量足足减少了四亿吨。

新华社记者曾驱车在毛乌素沙漠里行走600多公里,实地感受毛乌素沙漠治理取得的成绩

中国在恢复地球绿色所作出的努力,也引来了西方的关注。

联合国治理荒漠化组织总干事曾这样评价:毛乌素沙漠治理实践,做出了让世界向中国致敬的事情。

西班牙《国家报》网站10月9日报道称,进入21世纪,中国正以年均5万平方公里的速度植树造林。

“尽管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正面临无法回避的环境问题,但就在世界其他一些地区正逐渐走向荒漠化时,中国正在逐步恢复绿色。”

专家说,中国的经验尤为重要,因为退耕还林计划不但显著增加了森林覆盖率,同时也为农民带来了额外收入。

榆林地区地处毛乌素沙地南缘、沙化面积达2.44万平方公里,有6座县城陷于重重沙漠之中,412个村庄受风沙的侵袭压埋,100年间,吞没农田、牧场200万亩。他们针对以风力作用为主的沙质荒漠化土地,建立了以“带、片、网”相结合的防风沙体系,使年沙尘日由50年代的70多天减少到现在的20多天,呈人进沙退、林茂粮丰的“塞上江南”景象。适用于半干旱地区荒漠化治理。

赤峰市位于内蒙古自治区东部,由于不合理的土地利用,使历史上水草丰美的大草原荒漠化土地达7万平方公里,占总土地面积的77%,251万公顷草场退化,全市70%的人口、12个旗的148个乡镇受荒漠化危害。后采取固沙造林育草技术、沙地衬膜水稻栽培技术和“小生物经济圈”整治技术进行治理,全市森林覆盖率从建国初期不足5%,提高到21.2%,区域性生态环境得到明显改善。适用于亚湿润干旱区荒漠化地区推广。

临泽县位于甘肃省河西走廊中部黑河两岸,由于过度樵采、放牧,植被遭严重破坏,沙化严重,原来的绿洲向南退缩了近500米。后来,采取以绿洲为中心形成了自边缘到外围的“阻、固、封”相结合的防护体系,使流沙面积从54.6%减少到9.4%。适用于干旱地带沙质荒漠化危害的绿洲地区推广。

和田位于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西南边缘,以绿洲为中心建立防护体系,兴修水利,节水灌溉并采取固定流动沙丘的办法,治沙效果明显。被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授予“全球环境500佳”称号。适用于极端干旱区绿洲土地荒漠化防治。

以上4种模式的数据,截止于2007年左右。11年过去了,想必数据还会更好看。

正如肖亦农在长篇报告文学《寻找毛乌素——绿色乌审启示录》中所说:“你只有融入毛乌素沙漠之中,亲耳聆听了毛乌素沙漠从远古走向现代的铿锵律动,亲眼目睹了一座座沙漠悄然消失,你才会懂得什么叫心灵的震撼;当你扑下身子追索感受毛乌素沙漠这份变化,你才会知道是十万乌审儿女用生命、汗水、智慧以及丰富的想象力、卓越的创造力,还有渴求现代美好生活的激情,共同书写了毛乌素沙漠的绿色传奇。”

除了毛乌素沙漠,其实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很多人,都能够讲述发生在自己身边沙漠变绿洲的故事。

作为中国第七大沙漠的库布其沙漠,总面积1.86余万平方公里,曾经被称为“死亡之海”。“十年种地九年空,家家户户逃外村”这句顺口溜曾是库布齐沙漠的真实写照。

近30年来,在中央和内蒙古自治区党委的坚强领导下,官方综合施策推进荒漠化防治,治理总面积达到60平方公里,涵养水源240多亿立方米,创造生态财富5000多亿元人民币,实现了从“沙进人退”到“绿进沙退”的历史性转变。

如今达拉特旗所包含的沙漠面积从435万亩缩减到了327万亩,有将近25%的沙漠得到了治理和绿化,变成“人进沙退”的绿洲。

主要分布在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境内的乌兰布和、巴丹吉林、腾格里三大沙漠,曾一度“彼此吸引”,想要“握手会合”。

为了斩断“沙魔”的进路,阿拉善盟近年来依托因地制宜的防沙治沙措施,筑起一道道“绿色长城”,在往日风沙卷尘的土地上,书写遏制沙漠扩展的壮丽诗篇。

漫山遍野的灌木林带,层层叠叠的绿色屏障。放眼望去,曾经的黄沙踪影不再,唯有高矮不一的沙生植物固守一方……

阿拉善盟额济纳旗居延遗址黑城,历史上曾水草丰美,是古代重要的戍边开垦区。

后来,因战争破坏,水道被截,周边河道断流至今已有6年。古河道断水后,黑城周边经历了数百年的风沙侵蚀,生态环境遭到毁灭性破坏。

近年来,额济纳旗经过前期多次的实地勘查和研究论证,最终确定并启动实施了黑城古河道输水工作。

经过采取拦河筑坝、疏通导流等多项措施,疏通古河道20余公里,断流6年后,2018年9月,黑河水重新注入黑河古河道。

干涸了600余年的古河道被黑河水浸润,实现黑河调水工作历史性的突破。调水十八年,戈壁现碧波,居延海回来了。

位于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察右前旗境内的黄旗海是中国省级湿地自然保护区,湖水面积最高时曾达到130平方公里。

内蒙古察右前旗黄旗海综合治理办公室消息显示,由于全球性气候变化,以及工业的发展,黄旗海地下水位逐年下降,河流断流,泉水流量明显减少。2015年还曾出现干涸。

幸运的是,2016年入汛以来,这一情形出现了“逆转”。

气象部门称,入汛以来当地降水量达到267毫米,而这恰是黄旗海重获生机的“主因”。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黄旗海综合治理已上升为国家战略,列入国家林业生态保护总体规划、国家湿地保护规划、内蒙古经济社会发展规划等当中。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8 K彩
网站地图